追蹤
泉音.凜冽〃
關於部落格
腐王道,本命:BL ドS  布布ˇ VOCALOID(主神威)
  • 194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玄夜殿刺客

其駭人程度不亞於911恐怖組織;其惡名旺盛不小於全美公敵賓拉登。 那個組織,名叫玄夜殿。 有人說:他們有如死神化身,殺人,就猶如捏死螞蟻一般的輕而易舉。 有人說:他們各各魁武高大,足足像個小巨人一樣。 有人說:他們坐擁千軍萬馬,踏平一座城毫不費吹灰之力。 滿天亂飛的傳言,讓玄夜殿這個名詞成為人人心中最深的陰影,揮之不去。 還好,不幸中的大幸是,玄夜殿的存在並不會為現今世界在帶來多大的影響。 啊?為什麼啊? 嗯~這就好比一個全身被插滿刀痛到快死的人,是不會因為多差一把刀,而多痛多少,簡單說,就是麻痺了,由此可推,這個世界真是亂到一個不像話。 不過,玄夜殿的秘密還是讓許多不怕死的人前往查探,但至今尚沒人成功,至於那些人…不是精神嚴重受創就是掛了滿身彩回來領重度殘障手冊,真是慘不人睹。 實際上,玄夜殿是個暗殺組織,專門收錢並取目標的性命,但只有極少數的人知曉連絡他們的方法,而且,就算知道聯絡方法,他們出的價錢絕對會讓你想一頭撞死算了,雖說如此,玄夜殿的高辦事效率,還是吸引許多不惜砸下一生積蓄想去聘請他們的人,最後,玄夜殿接任務乃是實行自助式的,想接不接看他,即使人家太懶白目耍大牌,不爽幹就是不爽幹,你還能拿他怎麼辦? 因此,民間私底下有幾句話是這樣講的:『仇事扯上玄夜殿,大難不死也殘廢;若要殺人請玄夜,包你窮到下半輩。』 *       *        *       *       * 早晨,一天的開始,總讓人忍不住在床上滾個幾圈賴床的好天氣,在北方連綿的深山裡,陽光普照、鳥語花香、蟲鳴不斷,蓊鬱的林木和寧靜的景象交織出一片和樂融融,和諧的好似一幅典雅的畫,讓人忍不住沉醉其中、讚頌其美妙時…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劃破晴朗無雲的天際… 伴隨之而來的,是一句憤怒的暴吼… 「真是夠了!!」 是的,這裡是位於北方深山,玄夜殿的本營,幾乎,每天玄夜殿的早晨,都是由類似這種見鬼的驚叫開始的,無須懷疑。 傳說中擁有千軍和萬馬的玄夜殿,其實…只有八個人加二隻鳥。 而基地為了不讓人發現,乃是建在地下,須由秘密通道才能進入。 至於那聲鬼叫嘛… 「喂!!自閉男你吃飽沒事太閒,幹麻把走廊搞的像颱風來鬧水災啊!」一名面容帥氣的紅髮男子,跌坐在地,衣服褲子濕了大半,水珠還不斷地從髮上滴下,通常這麼美形的畫面會引起許多少女的尖叫,但男子臉上快爆筋的表情卻絲毫沒這樣的美意。 「殿主命令。」站在一旁,看似製造一切罪魁禍首,披著一身黑色滾白邊的長斗篷兼戴連身帽的棕髮俊俏男子,拿著拖把,面無表情淡淡地講出這四字。 「最好殿主叫你搞水災啦!!給我講清楚!別逼本大爺失手扁死你!!」紅髮男子站起身,擰擰濕掉的衣褲。 這名火爆的紅髮男子,名叫颻˙煜犽,現任玄夜殿的刺客,專司拳刃、暗器,個性火爆沒啥耐性,目前18歲。 而另一名棕髮男子,名叫諾契,也是現任玄夜殿的刺客,老是穿著一身斗篷,不知在裝啥神秘,專司刀,凡舉:短刀、小太刀、日本刀…等等,都難不倒他,個性寡言,很尊敬殿主,幾乎是把殿主奉為神的存在,照三餐在拜(喂喂!人家是活人啊~) ...咳!更正,是凡殿主出口之命令,那怕是拯救樹上小貓咪此等丟臉之事,也會報著使命必達的熱血精神去完成,目前17歲。 「殿主交代,要我維持殿內清潔。」諾契拿著拖把,繼續加重災情…呃…不對!正確來說是在拖地,只是…望著一片狼籍的走廊,讓人有幾分懷疑其真實性。 「沒柚珖那小鬼是混去哪了!?打掃不是她去做嗎!?」切!要不是這個自閉男是家事白痴,他哪會一出房門就滑個四腳朝天,跟地板做親密接觸! 「她和亞若鏡出任務,不在。」突然,諾契匡噹一聲用力踹倒整個水桶,把水灑了一地,再繼續拖。(喂!是這樣拖的嗎!?) 「自閉男…我說你啊…」雖然被諾契的白痴行徑搞到很無言,不過他發現了一件非說不可的事。 諾契回頭看了一下,頓了0.5秒,又把頭轉回,繼續拖。 其實這就是諾契式的溝通方式,他有回頭代表他有聽見,只是不想應聲。(你這個人真是…) 「這不是你最喜歡的一件斗篷嗎?」 諾契微微點頭。 「沾到地上的水了,濕ㄧ大片。」 諾契忽然一僵,3秒後,緩緩用右手拉起斗篷尾端,他的手似乎抖了一下,看來事實讓他有點難以接受,即使如此,他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濕掉的地方。 ……真是好詭異的畫面啊! 此時,煜犽臉上已佈滿斜線… 早知道就不要告訴他了…呃…不過,照理說,他的臉上應該要有婉惜的表情吧…果真是重症患者,不管何時都要把顏面神經麻痺的精神貫徹始終。 所以,煜犽決定自己先去換衣服,留諾契一人在走廊哀悼(?)他的斗篷。 5分鐘後… 煜犽小心翼翼走出房間邊自言自語「柚珖不在不知道有沒有早餐,要不然…赫!!!!!!」瞬地他退後三大步,一臉活像見鬼,但不幸第三步沒踩穩,滑了一下,後腦杓就這麼往堅硬牆壁撞去… 碰!!!!!!! 好消息是,衣服沒再次慘遭淹水毒手;壞消息是,煜犽的頭上多了個半圓型的不明物體。 「諾、契…」他幾乎是咬著牙唸出這個名字,然後爆吼「你幹麻沒事在走廊轉角COS冤死鬼一臉哀怨的看著我!!!沒我是欠你什麼嗎!!!」 沒錯,此時的諾契,還是堅持著一貫的無表情,也還是很盡責地拿著拖把,但臉多了種叫『綠光由下往上照的』感覺,身旁甚至還多了幾個若隱若現的鬼火飄著,看來他的心情應該很鬱卒。 「等你…」諾契開口,一陣陰風吹過…(諾契,本文不是恐怖小說啊…) 「三八啊你!!都幾歲了!是去哪裡還要人陪!?」 「吃早餐。」 啪嘰… 煜犽的青筋瞬間爆了一條。 如果沒有規定殿內不可使用武器,他現在一定會爆走然後做掉他,絕對會! 呼呼~深吸一口氣,冷靜、冷靜,冷靜下來,凡事扯上諾契最後絕對沒好事,況且,他就像是殿主養的狗一樣,對殿主百依百順、唯命是從,他幾乎可以想像殿主漾著慈祥關愛(?)的臉龐拍拍諾契的頭,然後說聲:「好諾契~!」的樣子了,所以,做掉他,要背負的風險太大,情勢對他不利。 「阿你斗篷勒?」勉強按下怒氣,他沒好氣的問了一句。 「無所謂。」 忽然,一陣怪聲傳出。 「咕~~嚕~~咕嚕嚕~~~嚕嚕嚕~~~~」 時間霎時靜止5秒,然後… 「你這自閉三八男還拿著拖把發什麼呆!?走了啦!!」煜犽紅著臉拋下他往廚房走去。 「嗯。」微微點頭,隨手丟了拖把(喂!),跟了上去。 【廚房】 玄夜殿的廚房,就在餐廳的隔壁,餐廳的裝潢佈置歐式典雅,讓人能在最好的氣氛下用餐,而廚房的豪華程度跟五星級飯店的差不多,不只設備完善,食材也是應有盡有,平常這裡都是由見習女刺客-柚珖,一人來打理,雖說是見習刺客,但看其做家事功夫和廚藝精湛程度,常讓人覺得她是被請來做女傭的。 甫一走進廚房,煜犽就撞見一個可以列入他有記憶以來見過最噁爛的東西,一個裝滿深綠色濃稠液體的大鍋,上面還飄了些蕈類、辣椒及一些奇奇怪怪的不知名物體(?)。 「哇靠!哪來這麼噁心的東西~!去去!柚珖那小鬼又忘了倒廚餘嗎!?」他的眉頭皺的可以壓死蚊子,一臉厭惡的看著那鍋東西。 「這是湯。」諾契上前拿起一旁的勺子,開始慢慢攪著那不像湯的湯。 「啥?」他好像聽到了什麼。 「這是早餐的湯。」諾契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瓶子,把裡面的紅色粉末整瓶到了下去,然後再攪攪攪。 「你…煮的?」他的聲音微顫,道出了連他自己都不敢想像的猜測。 諾契點頭。 「…」煜犽的顏面神經抽蓄,心想:『…家事都做的那副鬼德行了,煮的出早餐就要阿密陀佛、謝天謝地了…』再瞄了ㄧ下那鍋湯,嗯~不錯,它已經開始冒泡了,熊熊覺自己得非常飽…(那叫想吐吧!?)但基於玄夜殿原則,所謂:『沒有早餐的一天,沒有好的開始。』,他索性找起這個廚房還有沒有人吃的東西… 忽然,煜犽注意到圓桌上的一個盤子… 「喂!自閉男!你把脫水的燕麥粥放在桌上幹麻!?剛睡醒沒看好的人會不小心把它吃下去!我看還是把它倒了吧!我記得餿水桶在...」他盯著眼前一團淡黃色的東西,正準備拿起它時... 「那是早餐。」諾契頭也沒回的插了一句。 「嘎?這是…早餐?」這可能是他這輩子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諾契點頭。 ……先是湯…然後是早餐,殺人的意念逐漸在煜犽腦中慢慢成形! 放下那盤脫水燕麥粥(人家就說是早餐了…),煜犽走向冰箱,抱著心理頭最後一絲希望,緩緩伸出顫抖的雙手,打開了冰箱的門… 呼~~還好~至少還有牛奶和玉米片,吃這個比那些個詭異的早餐好太多了~ 就這樣,一個18歲的正值青春年華的男人,開始在廚房做起了他的早餐──── 一碗牛奶玉米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