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泉音.凜冽〃
關於部落格
腐王道,本命:BL ドS  布布ˇ VOCALOID(主神威)
  • 19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橘子×毛大衣×宵的背影

★:羽    *:喵 《第一話-問題的開始》 - ★ - 簫中劍:「回答我,何謂最絕望的愛?」 宵:「天冷了,穿外套吧!」 簫中劍:「..........」 = * = 簫中劍:「也好!我的外套最近越來越不禦寒了...喂!把你的毛大依嘎我拿來!」 宵:「嗯...拿去吧(脫下外套)」 簫中劍:「(穿上外套)嗯嗯...真是不錯!難怪你可以走到裡...嗯...話說回來...去幫我買個橘子吧~~~真是的!!傲峰十二顛冷成這樣什麼碗糕東西都種不出來......喂喂!!你還愣什麼!?買橘子阿你!!!!!」 宵:「喔...可是...(我的外套)」 簫中劍:「你不要問我什麼叫橘子。去路邊隨便抓個人都能回答你,我很餓!現在買上!!去!!!!!」 宵:「知了...(轉身走離)」 - ★ - 後來宵到了市集買橘子。 遇到愁落暗塵... 宵:「我的紫毛大衣被簫中劍拿去了,可是我要上傲峰十二巔幫他送橘子。所以......你的雞毛大衣借我吧...」 愁落暗塵:「可是....我....我很窮耶....」 宵:「拜託啦..........」(擺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愁落暗塵:「呃....好吧.....」(接著脫下外套) 宵:「恩..那再會啦~!!」 此時愁落暗塵內心OS:這麼可愛,難怪心機吞都喜歡這型的.. = * = 慢慢走回傲峰十二顛的宵,踏著艱辛的步伐一步步的往前邁進。 只是.冷冽的風吹的他全身發抖... 宵:「好、好冷阿...還、還是自己的外套好、好(抖音)。」 此時雪梟飛來... 雪梟:「嗚嗚~~~」 宵:「是、是...雪、雪雪梟....你...來、來啦...(抖的更厲害了)」 雪梟飛至宵的肩上。 宵:「太..太好了!!來...借.借我抱一下!」 宵把雪梟當暖爐抱著... 雪梟:= =∥ 宵:「以..以後...不.不能...再...借人外套...了....」 (喵插:沒外套的宵人生是黑白的…) 終於.熬過了艱辛的路程,宵走到了十二峰。 簫中劍:「阿!宵~~!!你回來啦...赫!!!!怎麼臉白的根死人一樣!!!???阿不對...你本來就長這個樣子...害我以為你取買橘子不小心被卡車撞成怨靈...嚇死我了...」 宵:「橘子我買到了...那個...我的(外套)」 簫中劍:「挖哩勒~~宵...你怎麼披著一身破抹布回來阿!?去去!!這顏色真是難看死了...」 (愁落暗塵:..................狗咬呂洞賓阿阿阿阿~!!!!!(鬼叫中...)) 簫中劍:「阿對了!!!我的橘子勒???」 宵:「在....(望向懷中的袋子...)....囧!!!」 橘子 被雪梟吃光光了.... 《第二話-沒橘鳥也好》 - ★ - 簫中劍:「你你你...可惡的笨鳥!!」 (雪梟:人家是夜梟啦...) 宵:「對...不起啦...><」 簫中劍:「嗯? 阿對了!!」 宵:「怎了??」 簫中劍:「我現在肚子很餓,但橘子被笨鳥吃了,所以吶...我們來吃烤小鳥好了...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止餓,還可以間接吃到橘子~XD」 宵:「嗄??將..雪梟吃了??這怎麼行!?他是我現在唯一的朋友啊!!!」 (某吞:喂,還有我啊....你怎忘了我了~~泣奔...) 簫中劍:「這樣喔...不然...我當你朋友好了....!」 宵:「你...要當我朋友...真的嗎??」 簫中劍:「當然啦,我怎會騙你...」 (簫中劍OS:我又不是心機吞...) (雪梟:宵你應該不會答應吧...(冷汗直流ing...)) 宵:「那....好吧!」 (其實宵自己也很想吃...XD) 簫中劍:「嗯嗯,傲峰寒冷,我們下山去找火來"烤小鳥"!!」 (雪梟:不妙!快到法門求助殷末簫...) 宵:「嗯,嗄!雪梟飛走了...」 簫中劍:「快追!!」 = * = 簫中劍:「回來呀!!!我的烤鳥大餐!!宵你還站在這裡呆什麼!追!!!!」 一聽,宵趕緊開始跑,又忽然停了下來... 宵:「那你呢?」 簫中劍:「廢言!當是留在這裡!」 宵:「可是...」 簫中劍:「橘子是蠢鳥吃光的,你是蠢鳥的好朋友,當然是你去阿!不然會是我嘛!?」 (就說了那是雪梟了嘛...) 宵:「可...」 簫中劍:「再囉嗦我連你都扒皮來吃!!」 (喂喂!!兒童不宜呀...) 語畢.宵像個嚇哭的3歲小孩.帶著含淚的眼神, 速速往雪梟離去方向追去... ================================= 下傲峰12巔的路,依然如上來那麼難走... 快冷死的宵,緊裹著愁落暗塵的破抹布(愁:夠了!!)心中反覆後悔一千遍忘了跟簫中劍要外套... 終於,離開傲峰的範圍時,毫無頭緒的宵本來想要找愁落暗塵問問看,後來想一想如果見到愁落暗塵連外套都要還,沒有外套,自己還沒走到12巔,就會成了珠遺公主第二,變成大冰塊凍在那裡,所以決定去別人問問有沒有看見他的好朋友兼大餐... (愁:阿好啊你!!!) (喵:是說既然都下傲峰了不會再去買一次橘子嗎?這麼執意要把雪梟做大餐阿你??) - ★ - 此時的法門...... 殷末簫:「不知宵去找簫中劍要靈玉辦的怎樣了...」 雪梟飛衝進法門,但由於太過於害怕,忘了踩煞車,跟殷目小......咳..更正...是殷末簫撞個正著...... 殷末簫:「他媽的哪來的死鳥?」(幻羽:你是教祖耶,怎麼那麼沒氣質?殷:沒你想怎樣?幻羽:不..不敢...) 雪梟以非常驚恐的表情看著殷末簫... 殷末簫:「嗄?原來是雪梟。嗯?難道...宵出事了!」 此時的雪梟因為知道自己與殷目小 (殷:你夠了哦...啊~~法威神赫...去!幻羽:啊~我受重傷了~~要停文一段時間...天音:不‧可‧能~~~幻羽:......) 無法溝通,所以牠就只好拼命地點頭... 殷末簫:「果然...簫中劍果真因為宵太愛問一些五四三,所以出手了。」(內心OS:還是我這種善良偉大的人有耐心。天音:你少噁了...殷:沒你想怎樣?天音:我可是神耶,跟某羽不同哦~~你想找死嗎?殷:不..不敢...--->現在立場不同了...) 殷末簫:「好吧,我去傲峰瞧瞧,雪梟你先在法門待著。」 雪梟點點頭飛進法門之內... ============================================== 此時的宵用他空空的腦袋想著雪梟可能去的地方... 宵心裡想著:怎...怎麼辦?除了凝晶雪峰、冰雪之渦外,想不出牠可能在的地方。找不到的話簫中劍他就不做我朋友了@@...嗯?是鳥的話...又是白色的........那...那不就跟羽人非獍一樣嗎?哈哈~~羽人非獍,跟我搶姥無艷,那我就把你送去給簫中劍作點心!這樣一來雪梟就可以繼續當我好朋友,而簫中劍也會跟我做朋友了。哼哼,官網中我的朋友只有姥無艷、簫中劍、冷醉和雪梟,羽人非獍,既然你不算是我朋友,那麼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旁白:宵木訥的面容已不在,取而代隻的是心機...心機啊~~吞:孺子可教也,宵已經會耍心機了,看來霹靂不久後除了我心機吞,將會再出一心機宵!) 宵打定好主意後 便朝落下孤燈出發了...... 《第三話-雪梟&羽人,管他什麼鳥!只要能給簫中劍吃就好》 = * = 沒錯!千錯萬錯都是羽人非獍的錯!! 都是他!才會傳出什麼『不公平』那麼可笑的一張圖!! 當下,宵馬上決定去找羽人,不過,他的腦中有記錄資料的地名只有凝晶雪峰、冰雪之渦、大雪原和傲峰而已...從來沒聽過什麼落下孤燈... 宵:「怎麼辦~想去落下孤燈又不會去...嗯~對了!!去問姥無艷吧!她應該會知道!」 於是,宵立刻速速往冰雪之渦奔去。 【冰雪之渦】 許久未有人煙的冰雪之渦,今日再見熟悉的木訥面孔... (宵:你一定要一直強調這件事嗎?喵:這可是你的代表性名言哪~不說怎可??) 宵:「上過傲峰之後,便覺冰雪之渦的冷不算什麼...反而還覺得有點熱...」 話畢,宵便脫下難看的雞毛抹布(愁:吼~~),放置一旁,並往凝晶花的方向走去。 宵:「姥無艷,我來看你了...其實...今天我有事想問妳所以我就去附近問了很多人,要如何才能跟機能無運作的人說話...然後他們回答我說...」 宵很難為情地,從口袋扭扭捏捏拿出一樣東西。 宵:「只要把這個奇怪的東西往上丟就好了...好像叫什麼筊的...」 (姥:當下的心情真是無言...) 宵:「請問羽人非獍注的落下孤燈在哪?」 (姥:嗯~??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莫非!?宵要對我的羽仔不利!?嗯~!雖然宵固然可愛...但,有異性沒人性...也只好對不起你了。) 宵:「那我從東方開始問好了...是東方嗎?」 宵自顧自的玩起了擲筊...然後... (姥:是東方沒錯~不過,不能告訴你~~~) 如此,結果當然是笑筊。 宵看著筊許久,一動也不動。 (姥:??☉☉嗯??怎麼了??) 然後...宵開口了... 「啊...忘了問哪個是〝是〞哪個是〝不是〞了...」 碰~姥無艷昏倒了... 宵:「嗯~~兩個筊的方向都一樣...有心一致,這應該就是〝是〞了!!」 (姥:不是啊啊啊~~~宵~~那個是笑筊啊~~~是〝不是〞的意思~~你搞錯啦~~!!) 宵:「感謝你,姥無艷...有空我會再來看妳,今天我有急事,先走了...」 咻的一聲,宵奔出了冰雪之渦。 (姥:宵~回來呀~!!!你的抹布和筊沒拿啊~~~宵~~) (喵:這是重點嗎?) --------------- 奔奔奔!樹林之間,宵欲急尋羽人非獍!奔至途中,忽見天空上的一抹白影... 宵:「嗯?那個白點怎麼越看越像我家的雪梟...(呆~)...啊啊!!是雪梟!真的是雪梟!!雪梟你回來呀~~~我不會再把你做成烤鳥大餐了~~雪梟啊!!」 原來,雪梟在法門肚子餓了,便出去尋找食物,沒想到竟遇見宵... (喵:你這隻蠢鳥真會吃...) 雪梟一看見大吼大叫的宵,嚇的馬上逃逸無蹤。 宵見狀便往雪梟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第三話-天真&興奮、呆子&變態》 - ★ - 宵:「雪梟啊~~~我已經找到替代品了,拜託你回來啊~~~」 雖然宵很努力想要挽回兩人(?)的友情,但看在雪梟眼裡,只把那話當作是宵騙牠的。雪梟心想:宵啊宵~~你以為我不知你從心機吞那學到了心機,早已沒了那木訥的面容......("木訥的面容"再現...) 看著雪梟越趨遠離他的身影,宵心中不禁想到:唉~如果我有像羽人非獍一樣的翅膀,說不定就趕的上了.....嗯?等等,我不是要去落下孤燈嗎?糟了...此時的宵發現,經過剛剛追雪梟的路程,早已分不清東方在哪....要如何去落下孤燈?而現在又跟丟雪梟,看來此行必找羽人非獍不可了....竹筊呢??啊~~丟在剛剛那個地方了,剛剛是在.....= =汗~~ 那麼只剩一個辦法了... 那就是------問!! 但在這夜闌人靜的夜晚,哪裡還有人可問呢??可若沒有烤鳥大餐,簫中劍就不當我朋友了.... 就在宵懊惱之時,與一名跛子擦身 (策馬天下:請叫我策馬天下,不要這樣稱呼我。某羽:哦~是是是....= =)。 宵:「等等...請問...」 策馬天下轉過身來說:「你有我要的東西嗎?」 宵:「呃...你...何不一說?」 策馬天下:「無蹤劔譜。」(不要問我為啥,你看皇龍紀37.38就瞭了...) 宵心想:那是啥??聽起來應該是一本書....嗯嫩~啊!是嗯嗯..而後回答:「或許我可以找找看。」 策馬天下:「你有我要的東西!!」(隨即衝到宵的面前) 宵:「但我希望...(冒冷汗中)」 策馬天下:「遠生道六十四式絕學、霸王槍法,或者...(朝宵靠近)我還有六翼刀譜,隨你選擇。」 宵:「六翼刀譜?好像是羽人非獍的...你怎會有??我正好要...」 策馬天下:「這個問題不重要。回答我,何謂最絕望的愛....啊不對....回答我,你能取來無蹤劔譜嗎??」 (簫中劍:喂!) 宵:「我(為了簫中劍)...試試看....」 (吞:可惡,你們之間一定有曖昧關係~~ˋˊ怒...) 策馬天下:「你要什麼我都會給你。只要你將劔譜交我,只要你將劔譜交我!!!(莫名興奮狀...)」 (某羽:啊沒你係變態哦....= =) 宵:「我只要羽人非獍的下落。」 策馬天下:「好。」 宵:「你..叫什麼名字???」 策馬天下:「策馬天下。」 宵:「哦...那再連絡....」 策馬天下:「我等你。」 策馬天下說完隨即興奮的跛著離開...... 可憐的宵,連落下孤燈在哪都不知道,又怎知汲無蹤在哪,甚至連汲無蹤是誰都不知道,最悲哀的是...他連無蹤劔譜是啥都不知.....連下山順便買個橘子回去,就可省下很多事也沒察覺到............ = * = 宵:「剛剛那個莫名奇妙的跛子(策:麥亂共!我叫策馬天下!策是鞭策的策!!)(孤:喂!死殘廢!學我是啥意思!?想要定孤枝嗎!?)(策 :我不叫死殘廢!我是跛子!跛子!!啊不對!!!我是叫策馬天下啦~~吼~~~)(宵:夠啦~~~~!!麥再插我的話了!!)叫我去找什麼無蹤劍譜...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怎麼辦??要找人問問看嗎...」 (喵:你已經忘記你最初的目的了,宵...) 正當宵苦思尋找劍譜的方法之時,一抹白影跑進宵的視線中... 來者是因靈識太久未歸體,歸體之後而起肖的中原武林號稱千年不死老妖怪~素大餅是也~~~ 宵:「啊~!是素大...呃...素大大-素還真啊~」 (宵:險險唸錯~~(汗)) 素大餅停下凝眼一瞧,好死不死地就把宵看成六禍蒼龍... 餅:「六禍蒼龍!!你今日難逃生天啦~~~」 話畢,素大餅舉劍就往宵殺去! 宵見大餅殺了過來不明其因,邊躲邊問... 宵:「為何砍我??素還真,我是宵啊~」左閃右閃~ 餅:「休想狡辯!!」我砍砍砍!!!!! 見素大餅已儼然像隻肖狗(狂:有人叫我!?)胡言亂語,只差沒流口水,瘋狂的往自己攻擊,宵夜刀上手,想打退素肖狗! 宵:「夜~刀~流----」 肖狗:「劍挽天華!!」(喵:我竟然記得大餅的絕招= =) 宵出手留三分,素肖狗全力一擊!宵難抗其威,被傷數處! (喵:= =打到變武打戲...) 宵見情況不利,虛晃一招,抽身而退! 肖狗:「可惡!!六禍蒼龍!你,罪無可赦啦!!追啊啊啊啊啊啊~!!」 (傲:喂!!那是我的台詞!!ˋˊ) 清香白餅的氣質已全然不見,甚至還邊鬼叫邊往宵離去方向追去。 至於,此時的宵... 宵:「嗚嗚~~爲啥咪~我只是想問素大餅知不知道無蹤劍譜是什麼東西而已呀~~簫中劍~~嗚嗚~快來救我啊~~」他邊跑邊飆淚的說... (簫中劍:在沒抓到雪梟或買到橘子前我不認識你...) (宵:原來我們的友誼連幾顆橘子都不值...嗚嗚~) (簫中劍:我沒說我們是朋友啊~) 東奔西跑的宵,竟然就給他這麼巧滴~跑到了法門,而也很恰恰好滴~法門教主-殷目小...呃不對!是殷末簫~(殷:你是故意的!!)在法門前亂晃,抬頭一看,剛剛好看見宵跑過來~ 殷:「嗯~~那不是宵嗎??後面好像還有一個白白的東西?太遠了~看不清楚~~嗯~??」 (喵:你果然是目小~) (殷:給我惦去!!法門威嚇~去!!) (喵:啊~~~我重傷了~~~趕快打完下面那段~我要去幕後找慕少艾了~~~) 宵:「啊---救命啊-----!!」有肖狗在追我啦~~ 餅:「六禍蒼龍!!死來吧~~~看我的~~怒火、怒火燒盡九重天阿啊啊啊啊啊啊~~~~~~~~~~~」 霎時,好幾個如隕石般大小的火球往宵射去~~宵迅速閃開~結果火球全數往法門砸去... 碰碰碰~~啪啪啪~~~~!!!!! 殷:「啊啊啊啊~~~我美麗的法門啊~~~~」 (= =""越來越難接了~交你吧~~~) 《第四話-無分寸的宵》 - ★ - 殷末簫:「No~~~~~~遊戲boy...不!!」 此時殷家準女婿─無名正好回來... 無名:「貝卡斯....啊不!師尊,發生何事?(重傷初愈的某羽:阿沒現在是在演哪齣啊??)」 殷末簫:「你這個死阿呆,自己不會看啊...(真不知芊妘是看上你哪點...)」 無名看了看殘破不堪的法門說:「有人毀壞了法門! (看了看大餅) 嗄?鬼啊!!不是人,是一張大餅!!」 素還真:「談無慾你都什麼時候了,不趕快幫我砍六禍蒼龍,居然還開我臉玩笑?」 無名看著大餅,指指自己:「你說我是談無慾?」 素還真:「廢話,不然我是在叫屈世途(殷末簫) 嗎?」 此時無名宛如晴天霹靂,跌坐在地上開始畫圈圈並小聲嘀咕:「他說我是談無慾,他竟說我是談無慾...我的颧骨哪裡高了??我的颧骨哪裡高了??」 殷末簫:「可惱啊~~~毀了法門就夠可惡了,竟說我是屈世途...今天,無論是誰,我都將讓他見識到真正的賤.......啊..說錯了...是真正的法門教祖!」(法雲子:是劍不是賤啦~~~) 殷末簫拉起在地上畫圈圈的無名:「我們要一同打敗這個死大餅,讓他後悔說我們是屈世徒和談無慾!」 無名:「是,師尊!(讓他知道我們的師徒情深...)」 就再素還真對抗殷末簫和無名之際,六禍蒼龍...啊不是...是宵趁隙逃逸無蹤....(汲無蹤:我來了~~~晚兒:病阿叔,來這裡幹麻?走了啦....你不是答應我要過一段只屬於你我的日子?汲無蹤:啊對吼...晚兒,走吧~~~) 宵又再度獨自一人在路上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走著(宵:夠了!),竟闖進了月神所守護的越霧樹海,忽然一隻金冠玉烏飛過...... 宵:「嗯?啊對了,我不是在找鳥嗎?剛剛好,這裡有,隨便抓一隻給簫中劍吃就好啦...這樣就不用抓羽人非獍了....因為羽人非獍也有可能成為我的朋友...嗯嫩,就這麼辦...(賈修:不要學我啦~~~清人,這個笨蛋在學我啦~~~~> <)」 宵:「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學鳥叫...三口劍:喂!幹麻學我這樣叫?風飛沙:你有必要硬要出來搶鏡頭嗎?三口劍:哼哼,妳不也是?風飛沙:你...!某羽:夠了!)」 一名神秘女子在樹海之中,金冠玉烏停在女子的肩上,宵一靠近,金冠玉烏隨即飛去.... 宵:「唉,飛走了。」 女子:「你是誰?為何來到越霧樹海?」 宵:「我是宵。那妳...又是誰?」 女子:「月神。」 宵:「喔~~~沒聽過......」 月神:「(可惡!竟然沒聽過我名號,真是&%$@...) 你..為何來到越霧樹海?」 宵:「嗯...抓鳥!」 月神:「你抓金冠玉烏做什麼?」 宵:「給一名朋友吃...」 月神:「我不准!越霧樹海的所有生命,月神皆要保護。」 宵:「如果我堅持呢?」 月神:「我也堅持!」 宵:「那沒辦法了。妳繼續堅持妳的,我也繼續堅持我的,再見了。(揮揮手) 」 月神:「哼!沒分寸的小子!」 宵:「什麼是分寸?」 月神:「嗯?」 月神化出弓...準備出手...... 欲知結果,請繼續租看黃文澤布袋戲,霹靂皇龍紀第XX集....無...分寸的宵宵宵宵宵宵(回音) = * = 登登登登~~~(主題曲) 【霹靂皇龍紀第XX集 - 無分寸的宵】 月神:「抓金冠玉烏做什麼?」 宵:「我的朋友想吃烤鳥...」 月神:「再說一次!」 (簫中劍:學我很好玩嗎!?= =是說我很久沒出來了...) 宵:「我朋友...」 月神:「喝!!!!!」 一聲喝,月神箭上手,弓ㄧ拉,正準備射宵之時... 「嗚~~~~」一抹白影飛過... ..........靜默幾秒... 宵:「啊~~!!是雪梟!是我的雪梟~~!!」 (喵:你現在才反應過來啊....) 果然是寵物主人一條心啊~!因法門被某個大餅老妖燒到連殷目小(殷:想再吃一次法威神喝嗎!?)都認不出來,無處可去的雪梟,就這樣飛著飛著飛著飛著(飛:不要一直叫我!),一路就給他很不小心滴飛到了越霧樹海~ 宵:「雪梟~~~!!是我~宵啊~~!快回來吧啊啊啊啊~~」宵像個白痴一樣(宵:喂!)一邊狂揮著手加鬼吼鬼叫,還不忘激動的蹦蹦跳跳(喵:ㄤ~!激動!?策馬天下!?)(策:我不會蹦蹦跳跳!你忘了我是跛腳嗎!?)(喵:你可以單腳跳啊~~)(策:你管我要不要單腳跳!阿不對!這不是重點啦~~)。 可是~雪梟一看見近似起乩的宵,嚇的活像見鬼了似的!(喵:見怨靈比較妥當~)(宵:喂!你越講越過分囉!)還差點撞上眼前的大樹,險險變墜鳥,急急忙忙的飛走了。 月神:「嗯~!?那隻鳥的神色有異!你對牠做過什麼事嗎?」 (喵:原來鳥也有神色啊~) (羽人:不要瞧不起鳥!) 宵:「我曾經想把牠變烤鳥...」 月神:「哈哈...宵!你好冷的心啊...」 (簫中劍:喂喂!麥太過分囉!!) 月神:「牠應該算是你的朋友吧!連自己的朋友也不放過嗎?你真是...咦!?阿人勒?...」 宵已消失無蹤。 (飛:不是叫你不要在叫我了嘛!我要去跟我老婆過屬於我們的日子啦!) (喵:再順便把她吃了是嗎?) (飛:嗯!?) (喵:沒事...當我沒說話...bb) 月神:「喂~!!給我回來~~!!我話還沒說完勒!!喂~~~~」 此時的宵... 宵:「雪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宵喊的那麼淒厲,雪梟被嚇的在樹林快速的飛竄。 宵見此,也加快腳步,追的更猛了! 只是...他忽略了眼前的一顆千年大樹... 碰────!!! 是的,宵就給他正面的撞了上去...由剛剛的巨響可知,其衝擊威力有多麼的強大... 宵:「啊...好痛!這棵樹也是天下無雙的粗啦...阿不對!我要去追雪梟啦~~~~雪梟~~~!!!」 (劍子:= =你在諷刺我嗎?) 宵急忙繼續追,結果,追至半途,熊熊出現一人擋住路中...原本反應就是慢半拍的宵,要他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甚是是躲過,跟本就是不.可.能... 所以... 碰───!! 「啊!」兩聲慘叫響起。 ....... 「是哪個沒生眼的撞...」突然莫名其妙被攻擊灰熊不爽的三口劍從地上跳起來,往後一看「嚇~~!!!哪來的怨靈!?」 宵:「抱歉...」道歉完,宵無視三口劍,繼續衝~ 三口劍:「喂!我有說你可以走了嗎!?喂喂!!」 宵已消失在樹林中。 三口劍:「神經病!在樹海找鳥也會碰到肖仔...哼!管它的~繼續找~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ㄗㄡˊ~~金冠玉烏、金冠玉烏,你在哪~快出來呀~~」 樹林中,宵繼續追著已不見蹤跡的雪梟,追著追著~~突然有個東西砸中了宵的頭... 宵:「啊!」(宵之OS:吼~~我怎麼這麼衰啦~~(怒)) 揉揉頭,宵一看到底是什麼夭壽的東西K到他... ............ ......... 是橘子... 是的,一顆大的跟皮球一樣的橘子。 宵:「(呆)...........(數十秒過後)...啊!!是橘子!是橘子啊~~!!只要有了橘子簫中劍就不會想吃烤鳥了~!!」 (喵:你終於想起來啦(汗)...) 宵抬頭一望,果然,數上掛著數十顆不等的大橘子,宵即刻化出夜刀,一揮,幾顆橘子掉了下來... 宵:「嗯~現在已經有橘子了...不過...這裡的橘子長得麼大,數量又有點多,直接拿回去有點麻煩,不知道這裡有沒有什麼東西能裝...(四處張望)」 忽然,宵看見附近一棵樹上剛好有個卡住的塑膠袋... (月神:可惡的人類!塑膠袋要做垃圾回收啦!!) 宵:「有了~!看我的~~伸縮自如的...阿不是!是夜刀流──」 (喵:沒你是海賊王看太多喔...= =) 語畢,宵夜刀再揮,斬斷了樹枝,連帶塑膠袋一起掉了下來... 宵:「(打包橘子)嗯~回去傲峰吧...」 《第五話-得而復失&似女非女、非女是男》 - ★ - 帶著橘子的宵,開開心心地開始往傲峰的方向走,走著走著才發現一件事...... 宵:「啊~~要怎麼去傲峰啊???我...我迷路了啦~吼嘎嘎嘎~~」 就在宵還在咆哮的同時,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 此人正是二郎神!!!(千流影:啥二郎神,好歹我也是默揚皇族後裔─喀拉之子。某羽:說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其實族人只剩兩個人......千流影:嗯?某羽:哼哼,再吵就讓你退場!千流影:...(小聲)可惡.........) 宵:「你知道傲峰......」宵以為找到救星,便很高興地問千流影是否知道傲峰在哪,孰料.... 千流影:「我...我好餓啊......你可以將你手中的橘子讓予我嗎?」 宵:「可是...這是要給簫中劍,而且....」 千流影:「我...我家有年邁的父親 ( 阿禍:我哪裡年邁了?某羽:這只是個故事罷了,不要太計較啦....不然下次讓你當主角咩....阿禍:好啊!就取名叫\"阿禍的王者之路\"吧!某羽:還真的咧...= =b),且義母已死,唯一的妹妹因為被愛沖昏頭,打死不肯認父親 (沐紫瑛:太一!我要去跟你過一段只屬於你我的日子)......」( 晚兒:不要學我啦~~><無蹤:竟敢學我家晚兒,看我無蹤劍法最終式-----天劍納星漢,地劍歸九地,天地縱....某羽:清場清場,去陪你的醉魚啦....飛魚離開!) 宵:「好...好可憐的家庭。(將橘子交給千流影) 拿去吧。」 千流影拿了橘子後即離開...... 可憐的宵,好不容易找到橘子,卻因起了憐憫之心 (無艷:憐憫之心啊~~這是我教的好...),將橘子給了二郎神 (千流影:......)。 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呢?靜待下集....... = * = 宵:「啊...怎麼辦...沒了橘子我要拿什麼去見簫中劍...現在又迷路了,不知道方才那個地方怎麼回去,只好找人問問看了...」 (喵:你真的很喜歡問人ㄝ...) 於是宵就這樣在路上漫無目的的晃著~~然後,看見前方不遠,有人向他這個方向走來,讓的宵心理一陣狂喜(宵:有人吶~~),便快步向前,迎上那個人,開口便說... 宵:「這位小姐,請問一下...」 被宵名為小姐的人,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直走了過去... 宵:「喂~~這位小姐~妳別走啊~~我有問題想請教妳~~~」開始追著她跑... 小姐繼續走她的。 宵:「小姐~~喂~~小姐!小姐小姐阿~~~~沒妳是聾了嗎~~!」他開始有點生氣了... 小姐依然不甩他。 宵:「吼~~~~~!!!孰可忍孰不可忍!夜刀流呼哩去啦~~~!」宵怒上眉梢,化出夜刀,一揮! (書書:那是我的專利ㄝ!讓你看看啥叫正版的~!啊~~~~(吸氣)~~~~天龍吼吼吼~~~~吼吼吼吼~~~) (喵:喂~~!吵死了!!耳膜都震破了啦~~在叫下去就沒人要看了啦~~) 「嗯!?」女子終於停下步伐,一聲嗯,身一轉,運功擋下夜刀流。 宵:「小...」上前詢問。 「小你的大頭啦!」 宵:「喔!不然是"大"姐嗎??」 「......」"大姐"臉色非常難看。 宵:「大姐!那個...」 (喵:你還真的給他繼續叫...= =//) 「我是男的。」 宵:「我知...啊?」 「在下名叫莫召奴...= =╬」 宵:「可...可是你...長的那麼漂亮,很像女的...」 奴君:「那你長的像怨靈,你就是怨靈嗎?」 宵:「...」他無言了。 (宵:嗚~~人家指是臉白了一點(?)而已,都是父親的錯啦~!幹麻把我的臉弄得那麼白~~~(怨)) (夜重生:你還嫌!?你這個不肖子!把老爸我砍死就算了!虧我好心為你花了大把的錢,去買SK-Ⅱ幫你做美白,聽人家說這樣比較好看!懂不懂阿你!!) (宵:好看個頭!都是你才害我一直被別人笑!連那個烏龜人都以為我是失血過多太虛臉才白成這樣!!還有~砍你是因為你做人太失敗兼家暴!害我還曾經打給113跟張老師撫慰我心靈(?)的創傷~~) (夜重生:啊好阿你!!嫌我做人太失敗!?你才是失敗品勒!) (宵:麥~再~叫~我~失敗品!!!!!(怒)) (喵:沒現在是演到哪了!?家庭破裂嗎!?要吵去幕後,不要佔版面啦!!) 咳~!回正題~~~ (寂寞仔:咳~咳咳~~) 奴君:「你有什麼是要問我?」不太爽...= = 宵:「請問哪裡有橘子?」 奴君:「橘子?在市集、小販...一堆地方都有、隨處都可見的那個橘子?你是在耍我嗎?」 宵:「哪裡有市場跟小販?」無視奴君的問題... 奴君:「...= =,西走五里你自會看見,我還有事,請!」 宵:「多謝~!」 奴君離開。 宵:「西走五里...恩嫩~!」 (賈修:不要一直學我啦~~小心我用"薩喀爾"電你喔!) (無名:師尊!啥咪是"薩喀爾") (殷目小:亂來~~!(打)) (無名:(摸著被打的地方)無名謹記。) 目前出現布布人物:宵、簫中劍、雪梟、愁落暗塵、吞佛童子、殷末簫、姥無艷、無名、羽人非獍、策馬天下、素大餅、汲無蹤、魚晚兒、孤獨缺、六禍蒼龍、千流影、法雲子、沐紫瑛、月神、風飛沙、三口劍、劍子仙跡、一頁書、莫召奴、夜重生、傲笑紅塵、狂龍、寂寞侯 目前出現布布人物(只提到無說話):冷醉、珠遺、紫宮太一、談無慾、屈世途、殷芊芸、烏龜人 目前出現非布布人物:賈修 目前出現非布布人物(只提到無說話):清人、遊戲、貝卡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